中超联赛降薪到税前300万中国男女足的同工同酬可能实现吗

2月10日,传来了中超联赛第三次限薪的消.

2月10日,传来了中超联赛第三次限薪的消息,2022年的中超联赛,中超本土球员在两轮限薪后的500万元人币的基础上,第三轮限薪的顶薪为税前300万,球员拿到手的工资大概率不到200万元。

而今天的另一个新闻则更是中国球迷的心灵鸡汤,据《足球报》的中国女足收入调查报告,去年中国女足的国脚年薪达到了100-200万元,女超联赛俱乐部的主力年薪大概在30-40万元,打不上太多比赛的年轻球员的月薪也能达到几千元。

当男足的三轮限薪之后,中国足球的男女足的同工同酬的何时出现,成为了中国球迷关注的问题。

一,看看日韩联赛的球员收入,就知道哪怕再进行第四轮限薪,中超球员的收入也是溢价严重。

2019年底的中国足球会议,陈戌源一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向我们揭示了中国足球的不可持续的一面,中超球队的平均工资是日本联赛的五倍,韩国联赛的十倍。

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以中国球员的低水准,再进行第四次限薪,全面向韩国联赛看齐,中超球员也是工资溢价严重。

因为以现在中国本土球员的水准,基本上就没有多少人有能够在韩国联赛踢上球的可能。

金元十年,对于中国足球最大的恶,就是因为中超联赛的严重泡沫化,使球员从身价到工资再到自信心的极度膨胀,以至于出现全部忘乎所以的失控。

于是当疫情,地产危机,中超联赛的泡沫化与陈戌源改革遭遇到一起之时,中超联赛迅速来到了崩塌边缘。

因为农历新年过后,从河北队到上海申花,全部传来了种种不好的消息,新赛季中超联赛的完整性已经出现问题。

二,女足近几年的收入提高,更多的不是因为市场原因,女足国家队的补贴,成为了国脚收入的大头。

不知道《足球报》的消息来源的真实性,我个人对国脚平均收入100-200万表示怀疑。

女足队长王珊珊在小学体育老师与中国女足队长之间的角色游走,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百万年薪的球员道路。

我们只能姑且礼貌地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因为女足姑娘们的表现,相对于苍白地无以复加的中国男足,确实是配得上这份百万年薪。

中国女足的亚洲杯夺冠,支付宝和蒙牛两大公司拿出2300万奖励女足,女足国家队球员平均能够拿到大几十万的收入。

2018年亚运会女足决赛,中国女足负于日本,观战的支付宝高层决定支持女足,很快,支付宝对于女足10年10亿元的扶持计划出炉,从女足国家队到女超联赛,青训,伤病以及球员退役出路和退役保障等等方面,事无巨细。

根据国际足联的数字,中国女超联赛的球员收入已经位居第一,排名二三的法国和德国联赛的球员工资基本上都在10到15万美元。

但是相对于法国,德国甚至于美国联赛,中国女子超级联赛的低关注度和非市场原因的高工资,明显没有可持续性。

三,关注度和市场决定了男女足收益的不同,说句难听话,女超联赛,就是由中超联赛养着。

2021年的中国足球会议,公布了《2019、2020年中国足协年度财务报告》,2019年收入8.2亿元,去出8.6亿元,2020年收入4.6亿元,支出4.7亿元。

而事实上,中国足协的收入有几个,最大的收入来源的两个,中国足协在中超联赛的36%股份带来的分红和中国之队的赞助。

支付宝没有介入的2016年,女足赛事发展的6400万元,全部由中国足协提供。

四,从全世界来说,哪怕是部分实现同工同酬的网球,女球员依旧弱势,这是由女性在男权社会的从属地位决定的。

2020年5月,历时4年的美国女足状告足协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美国联邦法院驳回了美国女足状告美国足协要求男女同工同酬的诉讼请求。

在诉状中,美国女足认为女足国家队收入仅仅为美国男足的三分之一,她们以同工不同酬为由向美国足协索赔6600万美元。

法官驳回诉讼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女足拒绝了美国足协提出的与男足相同的市场化协议,她们选择的是带有很多特殊补偿条款的,较为稳妥的收入方案。

美国确实是一个司法发达的国家,哪怕美国女足用男女平权来绑架民意,法官也对于世界第一的美国女足选择了冰冷拒绝。

更何况这还只是国家队收入,如果算是俱乐部,那男女足因为市场鸿沟级别的差距,更加没有可比性。

世界前几大运动,男女同工同酬做的最好的是网球,现在四大公开赛男女运动员的奖金是相同的,但是大部分巡回赛,男女之间依然有着巨大差别。

其实这就是市场的力量,虽然观看女网的现场观众不比男网少,但是论影响力,女网说句难听话,依旧是被女权运动强行炒作出来的花架子。

我个人的观点可能相对偏激,因为从纯体育的角度审美,只有男性,才能最充分地展示体育最应该展示的力与美。

前澳网和温布尔登女单冠军毛瑞斯莫就此表示:“在处理男女同工同酬这个问题上,经常会遇到这种持有这种想法的球员。有些男子球员宁可挣得少一些也不愿和女子球员享受一样高的奖金。所以要想实现男女同工同酬,会有一些挑战。”

“重要的是,很多关键决策的制定者都是男子球员。体育是商业世界的一面镜子。不幸的是,商业世界中的很多女性无法和男性做到同工同酬,我们只好继续为之而战,希望他们以表现而不是按性别付费。”

所以说,从女足到女网,男女同工同酬想要实现依旧是高难度,从女子在体育运动中的天然弱势,到整个人类社会对于女性的天然歧视,都决定了短期内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结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