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弗顿如果降级会遭遇财务危机吗?由浅入深理解英超“降落伞金”

3月9日消息,受俄乌局势影响,埃弗顿的俄.

3月9日消息,受俄乌局势影响,埃弗顿的俄罗斯赞助商乌斯马诺夫,撤了。大金主没了,多少引起了恐慌,但实际上埃弗顿即使降级,钱也不会太少。

在了解“降落伞金”之前,我们粗线条了解一下英超联赛的整体收益规模和分配机制。

与世界上大多数职业联赛一样,英超的收入也是由三大块构成:转播费、广告赞助费、比赛日收入。

赞助费分两大部分,俱乐部权益归归各俱乐部自主经营,英超联盟不会抽成,但会在规则上进行监管。比如曼城有49个赞助商,有些阿布扎比财团关联企业的合同明显超出市场价值,英超联盟就需要进行审查。

赞助费另外一部分是联赛整体赞助商,这部分收入联盟留大头,剩余各俱乐部平均每家分得500万英镑。目前英超整体赞助商有7个,包括EA、巴克莱银行等,另外有2个供应商。

随着英超海外转播权越卖越贵,未来三年的国内和海外转播费总计将超过100亿英镑。

国内转播费的50%是20家俱乐部均分,然后25%按名次递减,另外25%支付给有电视转播场地的主队俱乐部,名为“转播设施费”。

海外转播费是按照之前一个三年周期的基数,每家俱乐部首先分得4500万英镑;然后现在三年周期及未来三年周期增长部分,按名次递减分配。

总体分下来,冠军差不多能分到1.8亿英镑,降级队也能分到9500万英镑,接近1个亿。

下图为2019-2020赛季的各队分配情况,冠军利物浦收入最高,达到1亿7460万英镑。

具体到各俱乐部的收入构成,也是四大块,转播费分成、赞助费、比赛日收入、转会市场收入。

第二部分是欧足联赛事转播分成,当然欧冠最为丰厚,上赛季切尔西夺得欧冠冠军,从欧足联分得了7000万英镑。

广告赞助费从联盟分的500万英镑是象征性的,自行开发的赞助商才是大头,曼城49个赞助商合计贡献了2.7亿英镑。

比赛日收入取决于球队的号召力和球场条件,切尔西斯坦福桥球场又小又旧,多少吃了亏。而拥有酋长球场的阿森纳最高的时候一个赛季可以有1亿英镑比赛日收入(门票只是一部分,球迷在球场吃喝消费不少)。

当然,如果你青训做得好,善于挖掘有潜质球员,在本俱乐部贴金增值后卖出,转会市场上也能做到单项收入盈利。曼联虽然在商业经营方面做得足够优秀,但这几年转会市场干了不少赔本买卖。最可怕的就是大几千万买进来的球星,又消耗了数千万工资,最后自由身走人,博格巴恐怕是最新的一个例子。而利物浦高价卖出库蒂尼奥,热刺高价卖出贝尔,都让各自俱乐部赚了不少。当然,近年来曼城青训起来了,卖小球员也赚了不少钱。

可以看出,即使是英超排名最后的三支降级队,一个赛季的分红也有1亿英镑左右。

除了自身经营,英超联盟还会给降级队额外的9500万英镑,这就是“降落伞金”。

这笔钱不是一次性给俱乐部,而是分三年递减分配。降级后第一个赛季给55%,第二个赛季45%,第三个赛季如果还没打回来(升级),再额外给20%。

“降落伞金”的主要目的就是防止俱乐部降级后财务困难,最大程度避免了俱乐部经营崩塌。

阿斯顿维拉2015-16赛季降级后,连拿了三年“降落伞金”,俱乐部慢慢恢复了元气,2019年重返英超。

英冠、英甲、英乙统称为EFL,三级职业联赛总计72支球队。在2017-18赛季,EFL的8800万英镑转播收入分给72队。而该赛季,8支享受降落伞金,英超联盟给予另外64队总计1亿英镑,比EFL还多1200万英镑。

当然,围绕着两笔钱的争议也不少。有人认为降落伞金打破了英冠的平衡,让英超降下来的球队其实财务占优。也有人认为,英超属于富人,分给穷人英冠、英甲、英乙的钱还是太少。英超俱乐部的老板也有意见,我们创造的价值为啥要分给其他的联赛?

虽然有争议,但英超联盟和EFL的日常沟通协作很多,也在尽可能平衡各方利益,所以整体的经营环境还算健康。

英超除了BIG6,工资支出最多的就是埃弗顿了。伊朗裔老板莫胥礼很大方,队里理查利松、勒温等主力周薪都是10万英镑起步。当然,莫胥礼过去是有乌斯马诺夫的资金支持。

埃弗顿从1956年升级之后就从未降级。所以埃弗顿与球员的合同里根本没有降级条款,要么解约,要么降薪,这些条款都没有。

假如埃弗顿真降级了,如何处理这些高薪球员是个问题,即使加上“降落伞金”恐怕也不太够,莫胥礼还得支付新球场建设贷款的利息,那也是一大笔钱。

租借来的范德贝克、阿里估计是没钱买断了,租期到了只能放他们回曼联和热刺。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埃弗顿0-5惨败给热刺也就可以理解了,球员的心理肯定受到了干扰。

但是兰帕德还是会努力把球员注意力集中起来,13场比赛还有7个主场,古迪逊公园球场的气氛会帮助到球队。

把英超收入来源、收入分配,甚至降级队的财务情况进行粗浅的分析,其实主要是想让中国职业足球联赛的管理者和经营者看看,你们做到了哪些?

春天来了,却有更多的中超球队面临解散,这不是单一俱乐部的问题,这是职业联盟的问题,如果还未成立,那就是实际管理者和经营者–中国足协的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